当前位置:相关资讯 > 公司新闻
公司新闻
推荐信息
热门信息

我们的影视作品里,为何总是缺乏日常生活的常识

发布日期:2021-5-11 16:16:41 访问次数:295

本文转自huinan9个人公众号“历史深处的忧虑”,原文标题:《王安忆 : 我们的影视作品里,总是缺乏日常生活的常识》(2021.05.07)。特此致谢!文中标注“涤动”的图片为转载时添加。


现在都喜欢说“文化”,“文化”这概念过于伟大了,其实只是日常生活的一点常识。很多情理都是从常识里生出来的,缺乏常识就情理不通了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不像”。


影视剧中的常识错误屡见不鲜


电影《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》里,巩俐演的小金宝,就“不像”。看起来,导演和演员,对上海舞女这行当,都缺乏一般性的了解。“小金宝”形态显然是从一九四九年以后,工农化电影里,对“舞女”带有漫画式的描绘中演绎出来的:她不停地扭动腰肢,飞扬眼风,浪声大笑。


并且,有没有发现?我们的电影电视里,凡舞女,妓女,交际花,大都是这一路的作派,比如多年前的电影《日出》,里面的陈白露。


风情可不是这么风情法的。曾经看过“百乐门”大舞厅头牌舞女的照片,你想不到她竟是那么贤良贞静的。脂粉很淡,家常的布旗袍。想想也是,已经到了这份上,就不必浓油重彩,隆重登场。尽可以收敛起来,也是大盗不动干戈。


声色场,尤其是上海的声色场,其实是紧跟社会的习俗和潮流。看史料上写,有一个时期,舞女妓女的流行是女学生的装束,素色衣裙,齐耳短发,甚至还配上一副眼镜。


在开放的上海,声色场的风气也能倒过来,影响社会的时尚。可见这一行里,并不是那样娼门气毕露的。


她们这样从异性手里讨碗饭吃的,是要比常人更解风情。可什么是风情呢?



清代李斗的《扬州画舫录》里,列数名妓,形态各异。有一个“汤二官”,特征是“善谐谑”。“钱三官”,姿色一般,“而豪迈有气”。“杨高三”,其描写大有深意,是“无门户习气”,什么意思?就是不像妓女。“梁桂林”,“性和缓”,“喜谈诗,间有佳句”。

张岱的《陶庵梦忆》中,写南京名妓王月生,不苟言笑,“寒淡如孤梅冷,含冰傲霜”,她一出场,只静静立于一隅,便“群婢见之皆气夺”。

有一回,被一名公子包了半月,同食同寝,却不说一个字。终有一日,似有开口的意思,众门客奔走相告,“公子力请再三,蹇涩出二字曰:‘家去。’”这是何等不动声色的风情,不着一兵,已人仰马翻。

舞女和妓女,实际上都是自己养活自己的人,风情里都藏着些豪气。因是这样没保障的生计,就特别能领人的真心,又以赤胆相报。苏童的小说《红粉》,那个秋月就写得有点“像”了。但到底是电影厉害,某些情节在小说里说得通,一到电影,具体化了,就又“不像”了。

看小说是不觉得,看电影《红粉》,见那秋月从解放军的地方逃出来,逃到“王志文”家里,竟住了下来。住下来还不说,听“王志文”他妈说闲话,还要上去对嘴,发一通议论。这实在就很无理了,发的是小姐脾气,妓女可不是这样不懂世事的人。

像秋月这样老辣的妓女,又是没有归宿的,她被解放军驱离妓院的时候,在紧张的形势下,她也会在身上藏一些钱财,以备不时之需。等她终于逃了出来,她就不用急着去找她的老相好,而是先在某一处租一间小屋落下脚,然后再与相好联络。

联络上了,把那相好的男人缠在屋里,三天两头地不回家,他妈这时找来,秋月才可对人家说番大道理,声张做人的志气。俗话说,顺理成章,常识里就是有些理的。

大家庭,或者风尘中的常识到底与一般人隔得比较远,而离得近的,就在身边的百姓生活的常识,那里面的寻常道理,其实也是容易被忽略的。但就是这寻常道理,因和你我他都有关系,却最有触动。

有常识的影视剧才真的好看

《北京人在纽约》剧照

《儿女情长》为什么好看,就是有常识。父亲病了,大哥回来裁决,谁出多少钱,谁出多少钱,没人反对,只是沉默着。各人回到家,夫妻间都有一些口角,怨言,怪大哥派得不公,可还是服从,都按大哥的分配拿出钱来了。

《唉哟,妈妈》里面,将那憨乎乎的小姑娘派给家境优越的“肖雄”做女儿,聪明伶俐的则给了清贫的“张闽”,也对了。穷人家的孩子才能长成精豆似的。

《北京人在纽约》的阿春,就有常识。穿一身笔挺的洋装,到厨房水槽上洗碗,一点不脏衣服,利利落落,像一个老板娘。靠自己一双手起家的,会劳动。劳动是日常生活最基本的常识,可现在的演员,大多不会劳动。

作家艾明之的小说《火种》,曾经拍过一部电视剧,女主人公殷玉花在烟厂撕烟叶,为表示她老实肯干,两手紧扯,浑身乱颤,看上去是干活最差的一个。

不止是她,大凡勤劳的人们,不知为什么,总是弄得很狼狈,一头一脸的汗和污浊。其实真正善于劳动的人,干活身上是一点不脏的。车间里的老师傅,可以穿着雪白的衬衫、笔直的西装裤上车床。

农田里的把式也是,一天的活干下来,身上没有一星土,锄板上也没有土。人不邋遢,活也不邋遢。看把式干活,是很享受的。地里有一个好把式干活,田边过路的人,都会伫步观赏。看他一招一式,又简洁又有效,相当优雅。

又不知道为什么,影视作品里,常常把劳动搞得非常愁苦,非常不得已。再其实,一个健康的劳动者,在劳动时,是很快乐的。电影《骆驼祥子》,祥子刚拉上洋车的时候,在街上跑得多好!年轻,健壮,有的是力气,腿脚轻快极了,又兴兴头头的。

《远山的呼唤》剧照

日本电影《远山的呼唤》,倍赏千惠子多么会劳动!她也向“高仓健”诉苦:累得受不了,真想不干了。可一干上手,她却又是那么喜悦。即便在枯燥的流水线上,劳动者也还是能体会到劳动的乐趣。那些纺织女工,在弄堂里穿行,像燕子一样,看她接头,手指也像燕子。

看过两部描写普通女工的电影、电视,一部叫《股疯》,一部叫《走出冬天的女人》。演员潘虹也是缺乏劳动的常识。像里面所要表现的那类能干聪明的女工,手脚都应十分利索,可女主角做什么都别手别脚,性急慌忙。

尤其是有一个镜头,重病的丈夫摔倒了,她去搀扶。真是没见过这样搀人的:先将男人的一只胳膊扛在肩上,再使劲往下压,就好像要利用杠杆的原理。为了节约,给出差的丈夫数草纸,这过分了,也不得法,甚至有些愚蠢。

一个会过日子的勤俭的女人,会有更合理的节约方法。比如买袜子,同款式同颜色的总是买两双,穿破两只以后可以再拼成一双。

再比如,买香肥皂,是买大号的,因为用到后来,总是一个肥皂头,大号的使用率就高。她们有许多生活的学问,并不是那么没见识的。

还有就是说话。女工中那类嘴利会说的,绝不是那么喋喋不休,出言粗鲁,且言语单调,满口什么“拎不清”、“不要太好嗷”一类的流行语。她们说话要风趣得多。


有一回,我在妇联信访站旁听采访,一个女工来告她的丈夫。她丈夫无中生有地怀疑儿子不是自己的,那女工很激动地说道:“这孩子真是争气,越来越长得和他像!”

《走过冬天的女人》里,后来女主角与一个京剧的龙套好上了,这也不像。她更可能会喜欢一个勤勉精明的做水产的个体户。她们崇尚生存的技能,而不是像小知识妇女那样,会被些小花头迷住,她们不是那一派情调的。那女主角怀了心事,在沙发上和衣坐了一夜,这可不是劳动的女性排遣心情的方式。

有一个纪录片拍摄一个瘫痪丈夫的工人妻子,她说道,她心情烦闷睡不着觉,就从床上起来,把家里的玻璃窗全擦一遍。

所以现在人们都喜欢看纪实性的电视片,其实也就是里面有常识,合情理。我最喜欢的就是《毛毛告状》。

当亲子鉴定下来,证明无业的残疾青年赵文龙,就是毛毛的父亲时,赵文龙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散了席的法庭里,那电视剧的编导走过去问他:做爸爸了高兴吧?这句话问得实在好,贴心。

官司其实是赵文龙输了,她没有问:服不服?而是问:做爸爸高兴吧?这就是做人的常识,做人常识里的良善。然后赵文龙回答她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:我没有办法。女编导再问:你有没有觉得对不起她们母女?他说:不知道她们能不能原谅我。停了一会,他又说:可我还是没有办法!

他的话似乎都对不上茬,可明明白白,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。有哪个编剧能想出这样的好台词?张艺谋拍《一个都不能少》,干脆把台词交给非演员的演员自己去编,也就是要编出些日常生活的常识常理。

《一个都不能少》剧照

常识源于日常生活的细节之中

编导们总是习惯将生活文艺化,结果倒还不如生活的原貌。

又要说到演员潘虹了。《人到中年》里,她有一个经典镜头,就是送孩子看急诊过后,来不及烧午饭,只得啃一只烧饼。她很艰难地啃了一口,随即热泪盈眶。这个镜头很是被专家们称道,可实在觉得文艺腔太重,不像。一个被生活煎熬了多年的人,对这些该是习以为常,早已经具备应付能力了。

在与此电影差不多的年代里,放过一个电视短剧,也是写一个女知识分子的辛苦生活。丈夫去世,独身带一个女儿,上班的学校又在离家很远的地方,每天很晚才能到家做饭。教育局的一个干部去她家访问,天黑了,还只有小女儿一个人在家。

等了许久,忽然,从门外往床上扔进一个包,紧接着,又扔进一件外套,再接着,就听见油锅爆响了。然后,听那女教师朗朗地叫了一声:酱油!小孩子立即应声送上酱油。

这一情景就有常识了,它不是像前者那样顾影自怜,而是,真的很艰辛。

好像是,过去的电影比现在的,有常识。记得旧电影《乌鸦和麻雀》,黄宗英演的那个小国民党官员的姨太太,出场时的镜头,是一双纤手,翻着一本连环画。这就合乎她的身份、趣味、生活状态。

还有《马路天使》里,周璇演的小红。在卖唱的茶馆里,她独自一人玩着,将一本什么折子从楼梯扶手上滑下去,再追逐下去。在这嘈杂的茶馆里,她玩得这么开心,一点不悲戚,不知自己处境的卑贱和悲惨。她的浑然不觉,格外地叫人痛惜。这也符合她的年龄、身世,和所处的环境。那时候的电影,现在看起来还是好看。

《饮食男女》剧照

另外,台湾的伦理片,似乎也要比大陆的更具常识。《喜宴》,那台湾的同性恋青年,为了应付父母,和想办绿卡的中国女留学生假结婚。想不到事情弄得尴尬了,父母从台湾赶来参加婚礼,女留学生爱上了他,而在一番假戏真做之下,女孩子真的怀上了他的孩子,他的同性恋伙伴西蒙则大怒。

最后的结局非常合乎人情世故,四方都作了妥协:女孩子同意将孩子生下来再离婚,西蒙也认可了这个孩子。最微妙的是男孩子的父母,他们装作不了解这一切内幕,承认他们的骗局,好让女孩子给他们生下孙子。

还有,《饮食男女》里,那老厨子后来竟是和女儿的朋友结婚,令人大吃一惊,但再想想也对,其实老早就有迹象了。他每天做了饭菜,送到那年轻女人与前夫生的孩子的学校,把孩子母亲做的饭菜换回来自己吃掉。

有一个镜头,后来回想很是温煦:老头用筷子很不解地拨弄一下那女人做的铁硬的排骨,然后吃了下去。那女人也问过老头,她做的饭是他吃了吧,因为孩子从来不会吃完她的菜。这个细节很好,有一种上岁数的人,对年轻女人的爱。

我们的电影电视,就比较缺乏这样的情景,大约是对生活了解得不够。其实,生活是很有意义的。

文:王安忆  


【原载评论】影视剧缺乏常识的现象,已多为人们所诟病,而王安忆则更加细腻而敏锐,发现更多影视剧细节中的常识问题。如果按照她的标准,能符合常识的影视剧还真的没有几个。可见人们日常观看的影视质量的水平之差。


王安忆那一代读书人,遭遇了国家最动荡的时代,时代的痛,刻在了他们的精神中。留给他们的是比任何人都强烈的精神冲击。那一代人也更加能从细微处看到历史中、生活中的问题所在。


但她不想用自己的笔简单的记录历史究竟发生了什么,而是通过文学的方式告诉读者“生活应该是怎么样的”,什么才是真实而有意义的生活。


为此,诚挚推荐王安忆作品《成长初始革命年》,含限量签名藏书票。


她的作品不是正襟危坐地讲历史,营造的是一种气氛,足够轻,有点像云,靠这个,她能把非常个人化的东西弥漫到整个时代去。这种草蛇灰线式的写法最能带给读者“沉进去”的体验。


编:木叶



江苏涤城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,主营体育赛事活动,创意体育文旅策划运营,具备路跑、健走、乒羽、企业团建等项目的开发、宣传、招商、组织执行和整合传播等复合能力,拥有“涤城®”自主知识产权品牌商标。企业团队成员均为马拉松跑者,核心成员获得中国田径协会颁发的马拉松竞赛组织管理资格证书。三年来,公司发展同频致力社会公益,发展全民健身,拓展运动方式,传播健康理念,运用丰富的体育服务资源成功策划—落地执行—宣传推广了第一至四届“沿江凭吊12.13遇难者健走活动”“2019中国(南京)软件谷第八届乒羽联赛”“2020建邺高新区羽毛球邀请赛”和“第四届全国兵棋推演大赛江苏赛区总决赛”,参与执行了“2020南京江心洲长江大桥(五桥)开通纪念跑”等大项活动,以专业水平、担当精神和高附加值保障为合作方提供了优质服务。2019年8月、12月,连续冲刺入选建邺区、南京市“高层次创业人才引进计划”


识别下方二维码 ,了解更多资讯

微信公众号:“涤动 ”

账号主体:江苏涤城体育文化有限公司

www.jsdcsports.com

025-85771015


优质内容我们都“在看”
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9:00-12:00 13:30-17:30

联系人:李先生



02585771015